当前位置:首页 >> VR

那条无名河节能

时间:2020-10-27   浏览:0次

摘要:那条无名河,那重无名山,还有那座桃花村,都想梦一样,搁浅在每一个过河者与摆渡人的心海。

这条沉长宽广的无名河水,宛如难以揣摩的人生。该迟缓的时候迟缓,该扬波的时候扬波,该迂回的时候迂回。 时,纵横开阖,摧枯拉朽,安稳时,一波三折,百转千回。

成千上万座山峰见证着生命的张扬与放纵,无数的花草树木体会着人生的无常与精彩,大自然用它最奇幻的语言教诲着天地万物,适者生存的王道上,持续不断地上演着惊世骇俗的传说。

一滴墨,垂落在天幕上,方圆百里蓝天瞬间暗淡,阳光被牢牢阻隔,乌云密布,大地一片昏暗。时间化成一粒沙,翻滚在波涛澎湃的无名河里,寻不到一丝残影。重山沉默,灰色的沉默,沉默中携裹着冰冷、沉吟着伤痛、抵抗着狂风暴雨。雨水接连成幕,扑在陈旧苍老的木船上,使它摇摇晃晃,茫然若失。

蝶儿在船蓬里躲雨,破旧的棉被裹在身上,却压制不了内心的战栗。以前红润的小脸被冻得纸白,眼睛时张时闭,里面流露着恐惧、困倦和倔强,还藏匿着一丝淡淡的悲伤。是的,悲伤,现在,蝶儿心里最多的不是恐惧,而是悲伤。

蝶儿低头看着怀里的煤油灯,玻璃罩暖暖的,中心的桔色焰子,抖动着光亮与希望。这是陈叔叔带来的,就是沫沫的爸爸。蝶儿最喜欢那个玻璃罩,晶莹剔透,纯净得一尘不染。

蝶儿困极了,她渐渐把眼睛闭上,倒在木板撑起的床上,把煤油灯放在身旁,沉沉地睡去了。

紫色的光滑过天际,接着一声炸雷,恍若一把巨斧朝天狠命一击,劈断了一场昏沉的梦。蝶儿猛地张开眼睛,挺起身子,额头上皆是冷汗,刘海稀疏地粘贴在上面,衬托着惊恐的眼睛,和失色的面孔。

她又梦到爷爷了,那个衣衫褴褛,白发苍苍,腰背略有弯曲的摆渡人。四年的光阴,一层层的压在摆渡人的肩头,终于将他傲然挺立的肩膀压弯。在时间面前,任何所谓的硬汉,都会显得脆弱不堪,但他的精神却像激流中的鹅卵,已经打磨光滑,时间的浪头越大,它便越发根深蒂固。

天已经黑了,雨还在倾洒,船摇得厉害。蝶儿怕木桩托土,便戴了摆渡人的草帽,光着脚出了船蓬。蝶儿费力地抬头,向岸边的草地望去,只见灰蒙蒙一片,荒寒迷蒙。

此时,疾风如刃,浊浪排空。蝶儿光脚上岸,岸上草泥相浸,蝶儿迈了几步,突然身子一歪,摔倒在地。泥水溅了蝶儿一身,野草刮划着蝶儿裸露的双臂,将刺痛和冰冷以最贴近的方式传至心房,雨浇到疼痛的脸上。蝶儿咬咬牙,站起身,举起手里的木锤,用尽力气砸那松动的木桩,她不能让船脱离岸边,因为现在,她除了这条船,什么都没有了。

她把木锤丢在一边,额头冒出汗来,撑着湿透了的身子抬头望天,不见月亮。她曾经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月亮,她曾想,要是天空没有月亮该多好,自己还能和爷爷漂流在这条无名河上,渔舟唱晚,鱼礁互答。可是她现在又是多么希望见到月亮,盼望着满月来临,盼望着无名河水银辉毕露,无名山峰皓月千里。她太累了,眼前的雨幕越来越不真实,身上的痛感也慢慢消失,脑袋里像着了火,无尽的困意裹卷了全身,她向前移动了半步,便无力地倒下了。

“水河澹澹,山岛竦峙……”

蝶儿觉得头脑发昏,一阵阵的头痛像一波波的巨浪拍打,让她连张开眼睛都费力。但是她能听到有人在说话,是个男人,是陈叔叔吗?她看了看四周,还是那个小船蓬,自己还在那个破木床上,可是自己的衣服都变干了。她想,一定是陈叔叔来了,可是当她一抬头,看到蓬外进来了一位身穿灰白大褂,面容可亲,头发乌黑的男子。从脸上浅淡的皱纹,可以看出他年纪不小,大概三十多岁样子,一手靠背,腰板笔直,气度不凡。

“孩子,你醒啦。”男人和善地说。

蝶儿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提心抿口不答话。男人看她紧张,就笑笑说:“别怕,我叫庄梦生,你可以叫我庄叔叔或庄夫子。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蝶儿动了动嘴唇说:“蝶儿,我……我叫蝶儿,你怎么到的这里,你到这里干什么?”

男人看蝶儿警惕的样子,忍俊不禁道:“孩子,你放心,我是读书人,我要是坏人又何必在昨晚救你呢?倒是你,你家大人都去哪里了?这荒郊野外怎么就你这一个孩子?”

蝶儿扶着木板坐了起来,这一动,才发现脑袋还热着疼着,但是她还是翻身跪在了船板,边磕头边说:“谢谢庄叔叔的救命之恩。”

这可把男人吓坏了,蝶儿的病还没好,这丫头竟然下床磕头谢恩,让男人心里大为惊叹。赶忙上去扶起蝶儿,关心道:“快快起来,好孩子,外面凉,你的病还没好,可不能这么折腾。”男人把蝶儿扶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后对她说“你多大了?”

蝶儿躺在床上,全身像散了架子般的疼痛,她咬了咬下唇,小声念到:“十五岁。”

“好好,你先歇着,我去弄点吃的。”男人看她说话都费劲,便不敢再同她交谈。给她倒了些水,便迈着大步走出去了。

蝶儿又睡了一觉,这觉睡得安稳,睡得香甜,好久没有这么踏实地睡过觉了,自从那个夜晚之后,蝶儿就失眠了。她看月亮看星星,看太阳一点点地从东山升起,看无名河水又在次苍茫。只是她再也看不到那个梦中的老者,孤寂从心底四散,换来了病魔缠身。

蝶儿醒来时正是中午,她能听到鸟叫,也能听到远远的水浪声,阳光带着湿气,从蓬顶投照下来,绿意如波,荡漾在空气中,缠绵出彩虹般的生机。

男人见她醒了,放下手里的书,抬头道:“饿了吧,早上刚盛了粥回来,就见你睡着了,瞅你睡得香便没打扰你。正好刚热了一下,你就醒了,快,赶热吃了。”说着,男人拿起旁边的瓷碗,蹲下身盛了一勺子,放在嘴边吹了吹,向前伸了过去。蝶儿见他要喂自己吃粥,心里很不习惯,便要撑起身子自己来吃。男人扶着她坐起来,把手里的瓷碗递给她,便回身整理书籍去了。

蝶儿看到男人手里的书,觉得好奇,又不好意思问,于是低头喝手里的粥。刚吃一口,心就一颤,暗叹这粥真香,真好吃!她看着那清白热气,嗓子直发紧,小手一举,便埋头痛吃起来了。

男人坐在木墩上,看着蝶儿低首扬眉地啪啦着饭碗,心中不免有些发酸。蝶儿把碗里的粥一粒不剩地吃掉,抬眼看了看庄夫子,见他呆坐着一动不动,就好小声地说:“你的粥真好吃。”

庄夫子缓过神,笑道:“瞧你!吃得满嘴巴子都是。来,用这个擦擦。”说着将手里的餐巾递给蝶儿。

蝶儿蝶儿看那餐巾方方的,干净的很,用来擦嘴巴子上可惜了,于是她伸出小舌头,沿着小嘴儿绕了一圈,这样沾在嘴边的粥就进嘴里了。蝶儿把餐巾伸过去,说:“喏,还给你。”

庄夫子接过餐巾,笑着说:“你这孩子,餐巾脏了可以再洗,但是吃坏了身子,可没法再换喽。”他蹲下身,帮蝶儿擦了擦嘴角,问:“你在这山里呆多久了?”

“不知道,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这儿。”

“那你想不想出去,到外面的世界去生活?”

蝶儿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跟叔叔走好不好?叔叔带你出山。”

蝶儿摇头,身子向后靠了靠,说:“不行。”

庄夫子一愣,问:“为什么?”蝶儿便低着头不说话了。

无数人一生都无法体会到“山间空雨后”的佳景,水汽淋漓在洪无际崖的无名河上,阳光胭脂般纷扬洒下,亲吻无尽的绿意,鸟雀空灵,偶尔几片瘦影,衬托空中甜甜的蓝,使其倍加养眼润心。

庄夫子望着河畔绿野,想吟咏几句诗词。他想到王安石的那句“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如此隔绝人世之瑰丽,天下难睹。蝶儿站在他旁边,面无血色,眼睛里湿润润,目光中悱恻着层层伤感。她拉了拉庄夫子的衣袖,指向面前湿漉漉的土地。

庄夫子不理解,目光投向蝶儿所指的地方,只见到一块不大的微微凸起的湿土丘,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出跟周围草地的不同。

蝶儿干哑中缅天然气管道起自缅甸西海岸皎漂着说:“爷爷,他……他在下面……”说到后面,眼泪就顺着脸颊滑下来了。

庄夫子一愣,觉得难以置信,周遭的丽景瞬间不存在了,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好久,庄夫子弯下腰,掏出丝巾,帮蝶儿擦掉眼泪,牵着她的手说“孩子,别难过,老爷子走的安然走的无悔,他能教养出你这个好孩子,我相信,他死而无憾。”

眼前的湿土丘沉默着,它在享受这“空山新雨后”的大自然,不会有悔恨的回忆,也不会要高远的憧憬,这里,它才是真正的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我相信,你的爷爷一定很爱你,他一定希望你能到外面的世界。”

“呜呜……”蝶儿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了起来,她一头扎进庄夫子的怀里,泪流不止。

“好孩子,你叫蝶儿是吗?叔叔告诉你,‘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生死像四季轮回一样,有着天定的规律。你的爷爷只是回归到自然,回归到常理,你不应该感到伤心。”

“可是爷爷对我最好,他走了,我……我该怎么办?”蝶儿呜咽到。

“唉?这就不对了,你既生到天地,就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有人会陪你一生,命中注定会有很长的路要你自己走,懂吗?”

蝶儿眼里含泪,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庄夫子拍了拍蝶儿的肩膀,说:“蝶儿,你要懂事,你爷爷一定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活着。你要是开心,你爷爷也会觉得心满意足,死而无憾。”

庄夫子看到蝶儿不哭了,便拉着她的手走到墓前,道:“老爷子,你放心,蝶儿她很坚强,她一定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您走好。”

下午的阳光暖如棉絮,包裹在天地间,又吸去了好些雨意。两个人将微凸的小泥丘堆成规整别致的坟墓,蝶儿采来很多野花摆在墓前,庄夫子亲手做了一桩墓碑,并在碑上深深地刻下“摆渡人之墓”旁边还刻了小字“无名无瞑,摆渡百渡,一逝一是,志将殆耳?”

蝶儿问:“庄叔叔写得是什么啊?”

庄夫子叹了口气,将手里的尖石丢在一边,轻声道:“蝶儿,你想认识这些字吗?以后叔叔可以教你,不过,你要跟着我出去。”

蝶儿转过头说:“那要等陈叔叔来了才行,他答应过,每年的月圆之夜会到这儿来看我和爷爷,而且她说,如果我愿意他就带我出去。”

“好好,君子言而有信,那我就陪你等那位陈叔叔,到时候我们一块儿出山。”

“恩,好。”蝶儿小声答应,看了看墓碑,又道:“那这些字怎么念,是什么?”蝶儿还想追问下去,干脆蹲身,捡起枯枝在地上临摹了起来。

庄夫子看着蝶儿画得有模有样,不禁念道:“昼夜不停流淌的是无名河水,征服它在其上穿梭的是摆渡人。一个流逝不息,一个长眠在这里,摆渡人的勇敢和气魄难道就消失了吗?”

蝶儿锁眉,回头望着庄夫子,道:“怎么那么多?明明就这么几个字啊?”

庄夫子笑了笑,摇头道:“你可别嫌弃字少,这几个字可谓‘字字珠玑’呦!”接着又是一阵自得地笑声。

此夜无月,河面清风拂来,揭开绚烂星空的帷幕,在斑斓的星光下看到柔软的黑夜里婀娜着桔色烟火。

“最是篝火鱼礁时,两道天河一醉心。”庄夫子抬头望天,火光映着他的脸,一抹蹉跎之色若隐若现。蝶儿手里捧着一本泛黄的书,很努力地去念出庄夫子教她的那几个字,有时嗓子一顿,停滞好久,后又带着一丝兴奋地连声叫着一字不停。

庄夫子有他的心事,而蝶儿就像不知庄夫子为何而来一样,不知其心之所想。蝶儿也不想问,她觉得庄夫子是好人,他要做什么也都和自己没关系,年少的好奇心促使她把精力投到纸味独特的书上,而人世繁恶的猜忌、委婉的自我、顽劣的信任都被远离尘嚣的纯净之心抹杀殆尽,不留踪迹。当然,即便她问了,也只是单纯的好奇心使然而已。

蝶儿漫步在绿油油的河岸上,清风拂面,那长至腰际的发丝,若戏舞风文,额前的刘海懒懒洋洋地微曳着。她感觉身子里的血液流通了,那冰冷的,压抑着的液体,终于被一股温暖的感觉冲散。她现在觉得走起路来也变得有意思,这一切都是读书的功效,当然,少不了庄夫子的陪伴和照看。庄夫子到这儿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蝶儿跟庄夫子学了很多字,而且自己也会写一些。蝶儿边走边想,庄夫子钓鱼时呆呆的样子,不禁咧了咧嘴笑笑,她总觉得庄夫子那呆若木鸡的神情是给河里的鱼看的,隔着层水看去,应最像给不听话的学童使脸色,有着一种威严不可不敬之感。这感觉在己无过失的时候,自然潜藏着一层幸灾乐祸,但要真降到自个儿头上了,准会让人胆战心惊。这点,蝶儿是领教过的。

蝶儿停下来,把怀里的一簇野花放在了摆渡人的坟头,磕了头后轻声道:“爷爷,我会等陈叔叔来的,我会跟他出山的,可是我不想离开你。”她蹲下身,捡起一块儿圆滑的通体莹黄的小石子,把它放在墓碑上,小声道:“我不想离开你,我要把这块儿石子带着,每当我看到它了,我也就想起你了。”说完,又跪地磕头,起身带着石子离开了。

墓碑刚强地地屹立在无名山脚,它的后面是葱茏的生命绿海,它的前面是苍茫的人生之路。蝶儿不知道那块儿石子就是未经雕琢的美玉——璞——和她最为相似的灵物。她只知道,黄绿色的石子里有爷爷的灵魂,有着一种无价的能让人无声落泪的力量。

共 110 5上述发现的这批毒品很可能是因为运输错误导致进入阿尔迪连锁超市。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昏迷不醒的蝶儿姑娘被好心的书生庄梦生救起,说要带着蝶儿出无名山。但是,蝶儿要等陈叔叔的到来,她才可以出山。为了等待陈叔叔,两人留了下来,在庄梦生的精心照顾下蝶儿的病很快好起来,庄梦生还教蝶儿识字背诗。在无名山生活的几天中,庄梦生在河边救起了打柴人——粗人。这个人的加入给单调的生活添了几分色彩。却不曾想粗人带来了陈叔叔——陈振鸿死亡的噩耗。粗人的出现让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一揭晓。庄梦生回到自己的村庄——桃花村。知道了桃花村被劫的真相。粗人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最终选择了自杀。结尾凄凉唯美,好人坏人的一生都充面了坎坷和心酸,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上天的不公?作者精心书写的小说连载,在此有了完整的结束,相信大家会被小说中的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所打动。感谢作者对雨墨的支持与厚爱,期待作者更多来稿!【:夏沫】【江山部·精品推荐160 060015】

1楼文友: -05 18: :14 感人的故事! 没有什么事情是玩玩就算了的!!!

回复1楼文友: -05 20:11:46 唉,知我者莫若夏沫姐姐也。

2楼文友: -05 20: 7: 0 嘿嘿,傻小子,好好学习!文字写的好,成绩又好,期待你更好的成长! 没有什么事情是玩玩就算了的!!!

楼文友: -06 11:47:24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4楼文友: -08 1 :24:41 拜读佳作,祝贺获精!

糖尿病足预防
伊春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宝宝经常受凉怎么办
相关阅读
[p]下周起出入境证件全国通办[-p]
· 宿迁鑫源木业高档中高密度板项目约落户大丰较好

8月27日,宿迁鑫源木业高档中、高密度板项目约落户大丰港木材产业园。该项目为大型综合环保木材加工项目,由宿迁鑫源木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总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