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VR

炎武战神第章穿过白雾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炎武战神 第327章 、穿过白雾

飞雪中,凌天羽与紫霜坐立在雪熊那宽阔的大背上。

紫霜身裹雪毛绒,飘然出尘,宛若仙女一般。而凌天羽则是英俊潇洒,脸色刚毅,乍得一看,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呜呜!~”

雪熊轻吼着,似乎觉得要接近危险地带,心生恐惧。

“小熊,你先待在这里,若有什么情况的话,就不必管我,你立刻和霜儿速速离去。”凌天羽说道。

雪熊点了点头,满脸忧色的盘踞在原处。

“天羽”紫霜轻声道。

“放心吧,我没问题的,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可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是真有危险的话我也能够脱身的。”凌天羽笑道,其实说漏了一点,因为在凌天羽每次脱身的时候,都是半死不活的。

“那你还是得小心一点。”紫霜提醒道,脸色羞红,特别是在听到凌天羽叫自己为“霜儿”之时,脸上尽是充满了柔情。

“恩。”凌天羽微微一笑,飞身落下,然后又回头对着雪熊说道:“小熊,如果没问题的话,你就和霜儿一起过来吧。”

“呜呜!~”

雪熊弱弱的叫着,还是显得有些惧怕。

随着,凌天羽便握着骨魂笛,缓缓的走去。

紫霜望着凌天羽,满脸的担忧。

很,凌天羽便在白雾中见到了那道熟悉的威影。那位头骑士还是静静的屹立在那里,犹如磐石,威严而不可侵犯。

凌天羽暗呼了口气,想到自己刚开始吹完《忆乡》一曲之后,竟然将那位头骑士给吸收了过来。所以这次凌天羽想要赌一把,赌这一次能够安然的走过去。

即使会失败,凌天羽也要再试一次。

不禁,凌天羽噙着骨魂笛,静静的闭上双眼。

忽忽然,北京时间1月12日一席席清脆悠扬的笛声,带着一股孤独凄凉般的曲调,甚至还携带着一阵阵邪恶的黑暗之力,瞬息间传遍了整片峡谷。

随着笛声的传播,空气中的白雾开始诡异的融动了起来。

可以见到,在那头骑士身坐的骨骑,闪烁起了异光,异光中似乎包含着一种悲伤而愤怒的感情,静静的听着那动人心弦的笛声。

而这时候的凌天羽,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忘我之境,悠悠笛声,带着万千思绪,席卷八方,哀转久绝的回荡在峡谷之中。

不远处的紫霜,神色变得丰富多彩,暗惊道:“原来我梦境中的那笛声竟然是他弄的,哼,这家伙隐藏的秘密可真多,总有一天,我一定要狠狠的将你所有的秘密都给掏出来。”

笛声,越来的越深沉,甚至有种悲凉的感觉,仿佛能够勾起人的所有思绪,能够勾起人心中深处埋藏的痛伤。

不知为何,在听着这悲凉的笛声,紫霜也不禁被触动了情怀。突然想到雷叔至今生死不明,紫霜眼中就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凌天羽越吹越动情,悠扬的笛声中,不断的释放出一缕缕奇异的气息。四周的白雾疯狂的涌动了起来,像是海潮一般,汹涌翻滚。

“吼!~~”

头骑士坐下骨骑仰头嘶吼了一声,声音极其的悲凉。

轰然间,滚滚的白雾,突然化作一股阴暗的异力,形之间,冲入于凌天羽的脑海中。

凌天羽神色一怔,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其阴暗的力量占据了自身意识中。

赫然,在凌天羽的脑海之中,油生幻象。

幻象之中,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手负长剑,杀气森森,率领着仅有千余位的战士,在峡谷之内,疯狂的与一群黑衣人在厮杀。

战斗,尤为的惨烈。

虽然,众将士拼命厮杀,但那群黑衣人的实力实在是比他们强太多了。众将士节节败退,被堵在了峡谷之中,然后一道道人影,在奋勇厮杀中倒了下来。

一具又一具的血尸,纵横四倒,惨不忍睹。

终于,为首乘骑巨兽的中年男子,悲愤的嘶吼了一声,口喷鲜血,举剑向天,一股惊涛拍岸般的巨威在其身上涌散了开来。

显而间,那群黑衣人感觉到了惧怕。

而中年男子冷冷的回头好像是对着身后的那些战士说了些什么话,可以见到那些战士神色比的悲痛,尤为的不甘。

甚至可以见到,有一位妇女,手中正抱着一个似乎才刚出世不久的婴儿,妇女痛苦落泪,被众战士团团的围着。

中年男子脸色狠狠的转了回来,怒视着那群黑衣人,恐怖的一剑,犹如撕破空间一般,比愤怒的撕斩了下来。

这一剑下,当真毁天灭地,近千位黑衣人,瞬间惨死。

但那一剑,似乎要耗尽了那中年男子所有的力量,只见他力的坐倒在兽骑上,却又毫屈色的颤颤坐立了起来。

而身后的那位战士,痛苦不已,但还是护着那妇女忍痛而退。

咻!~~

突然一道剑芒闪掠而过,一位实力强横的黑衣人,一剑将那中年男子的头颅给斩了下来,一手握在了手里。

但那中年男子依然没有倒下,即使断去头颅,他还是傲然的坐立在那里。

然后,那位黑衣人扯下头上的黑纱,凌立当空,露出那副狰狞的笑声,得意的举着那中年男子的头颅在狂笑着。

这时,那妇女见到这幕,一手将怀中的婴儿抛给了一人,不知从何来的力量,强行挣脱开了众战士的围拢,直往那位头骑士的身处飞奔过去。

可惜,那位妇女还未冲前,一道道情的利芒,活生生的穿破了那妇女的身体。

那妇女重重的倒了下来,身鲜血淋漓,双眼发红,纵是在临死之前,强行提起了后一股力气,悲愤般的嘶叫一声。

在这悲戚的叫声下,峡谷之中,忽然涌出一股极其邪恶的力量,一瞬间狂卷整片峡谷。在这邪力之下,那群黑衣人惊恐而逃,但还是有成片成片的人影因为逃之不及,纷纷倒下,被那邪力所吞噬。

画面到了这里,顿然消失,从凌天羽的脑海中抽离。

猛的,凌天羽回过神,脸色悲戚。

“前辈,我终于明白你的痛楚了。请您放心,你身上所背负的痛苦,我会为你承担。”凌天羽望着那位头骑士坚毅的说道。

似乎,那位头骑士听到了凌天羽的承诺,坐下骨骑眼中闪动的异光,渐渐的消淡了下来,而那头骑士依然静静的屹立在那里,但再也感觉不到对凌天羽的杀气。

其实,在凌天羽脑海中出现那些幻象的时候,就证明了那位头骑士已经接受了凌天羽,也认可了凌天羽,甚至还能感觉到头骑士所传递出来的一丝丝感激之情。

随着,紫霜乘骑着雪熊,缓缓的走了过来。

紫霜望着那位头骑士,极为震惊,不禁问:“天羽,他是何人?”

“一位陨落的英雄。”凌天羽语气低沉的说道:“但他,是一位真正的战士!让我唯一真正敬佩的一位战士!”

“那他为何会陨落在这里?”紫霜不由问。

“世上多奸人,他正是被奸人所杀。”凌天羽愤然道,特别是见到了那些幻象之后,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怒火。

“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位英雄。”紫霜默然道,便朝着那位头骑士,深深的行了一礼,比的尊敬。

随着,凌天羽飞身跃到雪熊的背上,轻声道:“我们走吧。”

“恩。”紫霜微微点头。

由于,在头骑士身上再也感觉不到那股杀气,凌天羽他们毫阻隔的便从那位头骑士的身侧轻轻的走了过去。

只是,临走之余,凌天羽的目光一直没在那位头骑士的身上离开。

他明白,这位头骑士就是在死了之后就能化为一股强大的怨念,依然守在了这里。所以在这峡谷之内,那些跟随他的战士,一定还活着。

而这位头骑士,就是在执着的守护着他们。

此时,凌天羽他们徐徐的走在这峡谷中。

飞落的雪花,开始逐渐的减少。四周的白雾,也似乎变得没有先前的那般浓烈了。

可以见到,在这峡谷的四周,四处纵横着一具具骨骸,但那些骨骸却没有一具是完整的,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四周还插立着一柄柄利器,有些也被紧紧的握在了手上。

凌天羽他们走到这满地尸骨的峡谷中,仿佛就像是进入了一片人间地狱般,隐隐间甚至还能感觉到空气中散发出来的一阵阵怨念。让人心中摄动,看得触目惊心,甚至可以想象到当时在这里所发生的疯狂而惨烈的杀戮。

为何不肯接受我的玫瑰呢?”他声音好像更沙哑了。面容也有些憔悴。我别开脸 凌天羽脸色抽动,紧握着拳头,自从接受了头骑士心中的怨念之后,凌天羽对那些黑衣人就感到比的痛恨。

一直以来,凌天羽都在不断的树敌。但这并不是凌天羽喜欢多管闲事,而是在这个世界中,本来就是如此的残忍。要想屹立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主宰规则,就要真正的杀开一条血道,践踏敌人的尸骨,才能成为天地间的强者。

因为强者!

不只是逼出来的!还是杀出来的!

广州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南充治疗白癜风医院
云南儿科
相关阅读
[p]下周起出入境证件全国通办[-p]
· 福州哪里出售巴哥犬巴哥犬大概多少钱一只位置

巴哥犬究竟是什么系种?有专家认为,此犬产于苏格兰低地,传到亚洲后边在由荷兰商人从远东地区带回西方;也有专家认为,此犬是东方犬种,源自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