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伽蓝法相第七十三章鬼纸的脸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伽蓝法相 第七十三章 鬼纸的脸

第七十三章鬼纸的脸

牛头岭在城外,岭状如牛,众人往城外行出五里,他们已到达牛头岭的入口,入口二旁荒草丛生,众人凝神戒备。

云甘凡知道前路凶险,他道“樊小姐,你回去吧”

樊子玲感到他是在小看自己,认为自己是个累赘,樊子玲火气顿起,气道“你赶我走!”

云甘凡道“难道你不怕你肚子里也传出婴孩啼声?到时候你要挠开自己肚皮,这谁都帮不了你”

樊子玲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她也是害怕,但她并不愿意就这样回去,她便夸大其词道“你逞什么强,这牛岭我来过许多次,你可知道牛岭有九九八十一条道,如无人领路,别说找到人,走得深点怎么出来你都不知道,凭什么你们敢做的,我就不能做”

樊子玲抖了抖自己手中的剑道“别以为天底下就你们厉害,我也学过几年功夫!”

姚玉浓在旁看着云甘凡,云甘凡面色虽然不惊,但她已能感到云甘凡心中不安,云甘凡平时虽然天地不怕,但此时确实有些紧张,姚玉浓也不安心道“这也难怪他会紧张,他们此次出城,遇的敌人可是一个比一个强”

姚玉浓向云甘凡道“我们要不要回去通知一下吴川师兄”

云甘凡摇头道“来不急了,这一去一回会浪费不少时间”

白琼悄悄在鬼纸身旁道“师兄,我总感觉这牛头岭有股十分诡异的气氛,我看是民警感觉这事有蹊跷。查看宁某伤口后不是也要通知,其他师兄弟来?”

鬼纸平静一笑,他瞅着云甘凡,他相信像云甘凡这样的人,一定也是感应到牛岭中不寻常的气氛,云甘凡的紧张他也是能感觉出来,但云甘凡表面却是不露声色,鬼纸笑应“不用,人多有时候只会打草惊蛇,你看那他,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有时候能尝尝苦头,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战斗潜力”

鬼纸走向云樊姚三人处,朗笑“云兄弟,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你可“苏宁易购所有产品价格必然低于京东是击败过黄帝的后裔,那施术者只是个邪门歪道,自是不可和黄帝的后裔相比,如你我能联手,我想天底下能击败我们的人,可不多”

樊子玲白了云甘凡一眼,道“你到底要不要进去,你要是怕那我就自己进去,说了半天啰哩啰嗦”

姚玉浓此时倚笑,她已瞧出樊子玲的性子,她道“我们进去吧,我会在她身旁保护她”

樊子玲率先走去“谁要你们来保护!”

众人只好随她而进。

众人在树木苍翠的林间小路前行,樊子玲在道“你们说那人会在溪中下毒,但牛岭中却是有两个大湖,一个在望牛坡,一个在牛岭湖,我们该去那个湖?”

鬼纸想了想道“既然这两个湖都处于牛岭中,我们可没有时间一个一个查看,既然这样我们只要兵分两路”

樊子玲道“那你就去查看牛岭湖吧,过会前方会有个岔道,那里的山道不复杂,沿着岔道别走小路,直走大道就能直通牛岭湖”

鬼纸道“那我和我师妹去牛岭湖查看”

鬼纸掏出一道符让樊子玲拿着,他道“这符你贴身收藏,我可以用符感应你们的位置”

樊子玲把符放在怀中,脚步已停下,因为岔道已经出现,鬼纸道“各自小心”

鬼纸二人往岔道拐去。

云甘凡目视鬼纸二人身影,消失山道尽头,他们三人才动身而行。

云甘凡边走边虽感有异,但细思无果只能作罢,云甘凡带头走动,他们三人前行一阵,云甘凡却见樊子玲向他走来,与他肩并肩齐走,云甘凡侧看她道“樊小姐有话说?”

樊子玲双手大摆目视前方前行,对他视若无睹说道“我和你无话可说”

云甘凡奇道“那樊小姐为何和我并肩而走”

樊子玲这才翘首瞄他一眼“谁和你并肩走,是你和我并肩走,山是我先进的,袋算人也是我找的,我自然要走在前头”

姚玉浓这才笑道“子玲,你现在可真像个威风八面的女将军!”

樊子玲洋洋笑道,瞥了云甘凡一眼道“我虽然不喜欢你说的话,但你总算是有一句话听了很顺耳,大将军并非只有男子可当!”

云甘凡不理会樊子玲,突然往前跃了三丈距离,樊子玲一见道“你为什么又抢前引路!你认识路么!”

姚玉浓却知道云甘凡这举动代表什么,云甘凡往前跃去是在用五色仙眼探路,看看百米之内的山林中是否有什么危险。

樊子玲又向上前并肩齐走,这时她却被姚玉浓拦下。

-

树影斑驳,人也斑驳,树有心事,人也有心事。

脚踏着沙,眼盯着人,白琼的眼眸在盯着鬼纸,因为鬼纸若有所思,白琼侧眸一瞥道“师兄,在想什么?”

鬼纸凝重道“我在想那袋算人,这样的组织太可怕了,回道山我要定要禀告道主”

白琼嘴唇紧抿道“师兄,你能不能歇一歇,不要每天都是想那么多事情,你从小总对我说,你想让道山名震天下,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鬼纸听罢,忽而一笑“师妹说的是,事情要一件件做,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牛铃湖”

鬼纸话音一落,他即刻感到一股气流涌动,他神色募然一凛!立时停下脚步,忽而路旁的杂草无风大动,鬼纸一感身后有异,因已有一头戴斗笠之人,跃上鬼纸二人半空,鬼纸身子一转,抬头临敌,空中那人忽而手一扬,往鬼纸二人射下二只飞镖,这样的低级攻击,当然不会击中鬼纸,鬼纸和白琼同时往身后退去,白琼刚要拔下大刀。

但在这刻,这人已到鬼纸身前,鬼纸只见这人斗笠下的眼睛了无生气,鬼纸一怔!“是个死人!”

这死人身上有把弯刀,弯刀已劈向鬼纸,白琼心中一慌,大叫而起!“师兄!”

但鬼纸已经避过。

白琼松了口气“没打到,师兄避快了一步”

但鬼纸身躯已经颤抖起来,白琼一惊,连忙扶住他“师兄,你怎么样?”

鬼纸的脸颊,已被滑出一道三寸刀痕,但鬼纸的刀痕中并没有渗透血液,因为鬼纸被割破的脸肉居然是白色的,就似在他脸下没有皮肉,只是一张白纸。

先声药业上市
急诊科
湛江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相关阅读
面对全球经济复苏乏力背景下海口前三季经济
· 称人疰免添福寿节能

称人疰免添福寿,谷畜兴丰百业盈。立夏三候我国古代将立夏分为三候:“一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即说这一节气中首先可听到蝼蛄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