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灵道师第一百七十九章巨型飞蛾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灵道师 第一百七十九章巨型飞蛾

奇怪的是,两人神情呆滞,看出来有口难言。请大家看最全!

“想必你们也是中了鬼蚕之毒,先喝解药吧。”乌鸦拿出他的百虫浓浆,递给了两人。

小黑和木须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一口喝下,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神情变化。

两人刚喝下没多久,小黑手上就能凝聚灵力了,果真是药到病除。

场上的战斗似乎进入了尾声,随着金发美女劳拉的一声娇呲,她手上冒出千万缕白带,一股脑全部缠上了飞蛾。

那飞蛾就短暂地被劳拉束缚住了。

“就是现在!”

一边游走的几人,也就是队长他们,见到有如此良机,立刻举起手上的长剑,几人齐齐呐喊了一声,剑身上霎时光芒大作,都朝着怪物劈去。

看到这里,小黑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见到梦茹了吗?”我很不解的看着两人,良久,小黑才蠕动了嘴唇,向我解释了我们到来之前的事。

当时,陈玄子不知为何突然发狂,身体无缘无故地产生了变异,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变成了一只飞蛾状的怪物!

变成怪物的陈玄子一点儿也没了身为人的习性,见人就打,就连幽冥的那几个王也遭了秧,被飞蛾怪物一阵追杀,现在也不知躲哪里去了。

“变异!是不是幽冥界的人下毒或者是什么的。”我问

小黑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此,他一无所知,因为中华历史上,这种人突然变成怪物有人怀疑的例子,非常罕见。

“莫非是幽冥第三王,丹卡?”大黄沉声道:“这只飞蛾身上有那暗夜血蝴蝶的影子,我猜测,很有可能是丹卡下的毒手。”

想想之前与丹卡交手,陈玄子还受伤了,会不会是那个时候!

“此手法与我们南疆饲养蛊虫的手法有些类似。”乌鸦一语石破天惊。

“怎么说?”

乌鸦仔细地端详了场上的飞蛾,随后答道:“我们南疆饲养蛊虫,一般是以血肉喂养,也就是将虫卵寄生在活物体内,虫卵孵化后,幼虫便以活物的鲜血精肉为食,我们亦将此法称为‘虫咒’”

“虫咒?”这么说,丹卡手上的暗夜蝴蝶正是一种蛊虫。

“如果我没记错,那种蝴蝶的名字叫做暗夜血影蝶,有人叫他血蝴蝶,亦有人喜欢叫暗夜蝴蝶,因为这种蝴蝶只在夜间出没,也在夜间觅食,此蝴蝶繁殖能力很强,但须要暗夜蝴蝶中的母体才能繁殖,且繁殖出来的蝴蝶很少出现母体,基本上都是普通的血蝴蝶,虽然单只攻击力不强,它们却是群居物种,论破坏程度,也只有南疆的白邪蚁才能与之一拼。”看得出来,这种物种连乌鸦都有些忌怕。

大多数蛊虫,都是寄生在动物牲口体内,更有甚者,是寄样在自己体内的,暗夜蝴蝶为了繁殖,却是寄养在活人的体内,听乌鸦说,这种蛊虫非常可怖,他们族内已经禁止饲养这种大规模杀伤性的蛊虫,以至于几百年来,这些物种差不多在南疆已经绝了种。

小黑也想起那天的一幕,那只暗夜蝴蝶咬了陈玄子一口,那时应该已经寄下了虫卵,没想到才短短的一天时间,师兄就变异了,而且变异的同时,体内还飞出千万只蝴蝶。

“一般来说,只要是被寄生的人或动物,不出三日身体血肉被吸食殆尽,只留下一具白骨,但是此刻陈玄子却没有这样,他被寄生后,体内的确是产生了大量的血蝴蝶,但是陈玄子本生居然变异了,这实在是难以置信。”乌鸦也很疑惑,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会不会是师兄太强了,他的灵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然后他强行压下体内的蝴蝶,最终和蝴蝶融为一体?”小黑在一旁猜测。

“有这个可能。”的确,这个答复还比较有信服力。

“那大师兄还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吗?”木须关切地问。

大黄和乌鸦同时摇了摇头,“估计没希望了。”

一声刺耳的叫声打断了我们的交谈,我们往场上看去,原来是螯他们成功了,长剑成功地刺入了飞蛾的身体,飞蛾头部的人面发出凄厉的嚎叫。

“这叫声……听起来不妙啊。”大黄沉声道。

“你们这群弱者!碾碎你们!”

那个人面居然说话了!

原本受伤的飞蛾,身体居然开始膨胀,看起来进行了第二重进化,它挣脱了劳拉的白丝带,身子变的越来越大,直至变成了一个翼展几十米长的巨型飞蛾。

看着这么大的怪物,驱魔团里有不少人想退缩了,脚步不由地向后退。

“别怕,这只怪物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可怕。”团长螯,大叫着试图稳定军心。

“跟我一起上!”说罢,螯带领着一群人,持着长剑,冲了上去。

“弱者,碾碎你们!”人面嚎叫了一声,控制着飞蛾,冲天而起。

飞蛾扑闪着硕大的翅膀,顿时降下了千万只血影蝴蝶,攻击地上的那些驱魔团成员。

每一只美丽的蝴蝶,每一对煽动的翅膀,都犹如锋利的刀片,每一只蝴蝶飞过,便是一道鲜血溅起。

“啊,好疼!”一个队员浑身是血。

“团长救我!”又一个队员倒地,瞬间有百只蝴蝶扑了过去,吸食他的血肉,这位队降低制作成本员面带不甘,向螯伸出的双手无奈垂暮落下。

“我们应该出去帮他们!”看着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这群蝴蝶咬死,我的心灵收到了极大的冲击。

“不行,不行!我要帮他们!”

我却被阿狸一把拉下:“你怎么帮,你这样出去只能送死!”

阿狸死死按着我,对我大叫:“你给我冷静点,是这些人要去送死,不能怪我们,刚刚那种情况,是个明白人就应该退去,这些人的领头却还叫这些傻子为他送命,我真不懂,以这些人的实力,进来之前也不掂量掂量,来到这里,明显是送死!”

“我靠,你小点声!”我赶紧捂住他的嘴唇,女人发起飙来,那声音简直惊天动地。

或许是阿狸的声音太大,惊动了场上的血蝴蝶,亦或是木须身上的血腥味吸引了他们,一大半的血蝴蝶飞向我们这边。

“怎么办!”看着这漫天遍野的血蝴蝶,我可不想像场上那些人一样,变成一具具白骨。

“大家靠近我!”大黄狗身躯一震,刚刚那个灵力罩子再次包围住了我们,使我们暂且幸免于难。

“当当!”

天上的蝴蝶不停地撞击着罩子,发出铁打的声音,难道说,这些蝴蝶都是铁做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我的血液在体内不停的燃烧,我都要快爆出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的身体在充血,周围的人都发现了我的异常。

“灵凡,你怎么了!”阿狸慌了,在我身上东摸西摸,却不知道要干嘛。

不行了,感觉血液要冲体而出了!

“杀!”

我只呼出了一个字,回声不停地在我们耳边萦绕。

“灵凡,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阿狸都要哭出来了。

我猛然地发现,我的双手和双脚上充满了血一样的焰火。

“这是……灵道师血脉中的力量!”我挥舞着双拳,每每挥洒出一拳,就感觉空间像是要崩塌一样,只是这火焰拳里,似乎还略微夹杂着一点儿雷电之力。

刚刚的劫雷之力,定是我吸收了劫雷之力,才会变成这样,想想刚刚真是因祸得福,被雷劈得觉醒了,还吸收了一部分的雷电之力,这样我可算是赚大了。

“呜呜!”阿狸见我不说话,只是傻愣,也不顾我手上脚上的火焰,直接扑过来抱紧了我,吓的我赶紧熄灭了身上的火焰,拍拍他的后背。

“乖,没事了啊,我没有事。”我宛声道。

“真的?”阿狸的眼眶泛红,似乎要哭出来。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我一点儿事都没有。

“喂,小子,别秀恩爱了,赶快想想,这漫天的蝴蝶可怎么整,我都快坚持不住了!”大黄在一边咧嘴。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生出了一股豪气,我只觉得我有信心能对付眼前的蝴蝶群。

“看我的吧!”

这一次爆发,火焰比第一次更盛,火焰直接蔓延到了我的肩膀和腰部,这一刻,我就像是主管天下黎明之火的祝融,仿佛火焰是我最最亲近的物体。

我一挥手,大量的火焰在天空聚集,“燃烧吧,罪恶!”

大火漫天,这些蝴蝶像是如获至宝一样,一个劲的往里面冲,我现在知道飞蛾扑火的成语是怎么来的了,就连高空之中的那个巨型飞蛾,也忍不住向这边靠近。

“唰唰唰。”

天空下起了蝴蝶雨,天上不停地有烧死的蝴蝶往地上掉,渐渐地,我已经看不见大厅里有任何一只多余的蝴蝶了。

“哇成功了!”看着遍地的蝴蝶焦尸,我很满意。

“兄弟们,是我对不住你们!”此时场上的驱魔团成员只剩下三个人,螯、路易还有劳拉。

三人现在衣物盔甲破破烂烂,浑身是血,身上尽是伤口,此时三人的神情悲凉,看着队友们的尸体,他们只想哭。

本书来自:

拉萨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
威海阳痿治疗多少钱
女性口服避孕药有哪几种
相关阅读
骑士宣布与迈克米勒签两年合同米勒詹皇克利
· 知名犬舍出售多只赛级小鹿犬质保协议疫苗驱位置

承诺:▊6年诚信经营▊口碑第一 品质第一▊包健康90天 ▊拒绝星期狗▊下单送用品狗粮▊扫一扫添加:如果做不到让100%的客户满意,我们也要努力做到...

友情链接